歡迎分享:

「媽媽,我今天選擇的午餐很好吃耶!下次帶妳去吃!」「孩子,你選的那間餐廳是自助餐,它的菜都沒有罩起來,這樣灰塵都沾在菜上了耶!」

「爸爸,我們要和學校去南部遊學,我要自己整理行李。」「孩子,你每次選的衣服都不成套,這樣穿起來不好看,我來幫你一套一套的整理好。」

「媽媽,你們大人的聚會我不想參加,我要自己留在家裡面。」「孩子,自己在家很無聊,而且不安全,如果有壞人跑到家裡怎麼辦?你還是跟我去參加吧!」

「爸爸,我覺得我已經長大,可以自己搭公車上下學,你不用來接我了!」「孩子,你知道坐公車有多危險嗎?它一剎車你會飛出去,而且你如果坐錯車怎麼辦?」

……

上述的對話,頻繁地出現在許多小學以上孩子的家庭當中,孩子沒有哭鬧、耍賴、生氣,父母也以溫和的態度回應。

因此當我說,在這樣的對話中隱藏著「危機」,多數的父母第一反應是難以置信的。甚至會防衛性的試著和我爭辯,想要證明自己沒有做錯事。

其實我並沒有指責父母做錯事,而是想引導父母從「孩子」的角度來看待孩子,因為唯有如此,孩子有了被同理的經驗後,也才能開始學習同理他人。

我舉的四個案例,分別是在食衣住行四個領域,小學以上的孩子因為發展始然,想要擁有「成長的能力」和「作主的權力」。

然而父母往往因為「愛」而延伸出來的擔心、煩惱、期待、預設立場、個人價值觀…,不自覺地當起了「神槍手」:打槍孩子所提出的想法、需求、能力和權力。

父母打槍的當下,孩子不一定有什麼激烈的反應,因為父母幫孩子代勞、服侍、照料,對孩子而言,會感受到父母是在乎他的,而且有個「傭人父母」,何樂而不為呢?

但長期下來,孩子會愈來愈不想在父母面前表達自己的意見,畢竟沒有人希望自己的意見被打槍;

或者孩子會開始搬出「其他大人」,像是:老師說…、同學的爸媽都有…,試著用他人的地位來捍衛自己的立場;

也有孩子被爸媽打槍了數次後,就會大哭或生氣,孩子哭的不是眼淚,而是心裡的血液,孩子氣的不是事情,而是爸媽的不理解。

請讓孩子面對「行為的自然結果」吧!只要沒有立即性的生命危險、只要不會造成家庭嚴重的負擔,何不支持孩子所做的決定?何不尊重孩子所提的意見?

和許多父母對話後,我也能同理父母為了什麼要當「神槍手」,因為和孩子一樣,父母也在過程中尋求「歸屬感」:改變孩子的決定當成自己的權力、照料孩子的生活當成自己的價值、修正孩子的意見當成自己的能力。

父母如此的歸屬感來源,是無法培養孩子「自立」的性格、也無法建立「共好」的親子關係,反而會讓孩子形塑逃避索取型、支配統治型的性格而已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