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分享:

「八年前,我們遇見了阿德勒;現在,我們想帶你認識阿德勒!」

2006年綠豆出生,我們做出了人生最重大的決定:「由綠豆爸放下創業工作,回家當全職奶爸」,在歷經一年多新手爸媽的忙亂生活後,好不容易算是找到了和孩子相處的平衡點,然後⋯⋯

2008年粉圓出生了,面對完全不同性格與氣質的兩個孩子,綠豆愛動、粉圓愛睡;綠豆不吃飯只吃菜、粉圓不吃菜只吃飯;綠豆需要陪玩、粉圓需要照顧⋯⋯我們的平衡頓時亂了套,壓力、慌張、無助、生氣等負面情緒紛紛冒出來,綠豆爸甚至把自己關在廁所裡痛哭。

原本期望自己擔任全職奶爸的理想蕩然無存,只剩下「要求孩子聽話」的唯一目標,於是打、罵、威脅、恐嚇、獎賞、處罰、利誘、交換⋯⋯各種傳統的教養方法,我們都使用了,綠豆爸甚至因為發火,抓起電腦椅往門口一丟,把門砸出了一個大洞,在退租時還賠償房東兩千元。

然而我卻發現,綠豆和粉圓對自己愈來愈沒有信心,無時無刻都在觀察我們的神情,來判斷自己的行為適當或不適當;他們也愈來愈沒有勇氣,面對新的人事物,第一時間就是躲到我的身後。

加入同儕團體後,我們所對待他們的方法,也被孩子如法泡製地套用在人際關係上,綠豆粉圓容易對朋友發脾氣、會威脅恐嚇朋友、情緒也容易大起大落。

每天晚上,看著綠豆粉圓熟睡的臉龐,我們總是懊悔著自己白天的行為,然而隔天起床後,和孩子的衝突有如戰爭般,每天得大戰個二、三十場,回想當年,我們總是無奈地笑談:「家庭不像是避風港,而是珍珠港呀!」

我們知道,這樣的親子關係和家庭氣氛,絕對不是我們所想要的,於是我們開始尋覓各種教養的「新」方法,翻遍了書店裡所有的教養書籍,然後像是做實驗般的運用在孩子身上。

讓綠豆爸印象最深刻,是在看過了一本《1-2-3 Magic》的教養書後,當孩子有任何惱人行為出現時,我們就會對孩子數1、2、3,剛開始的前兩週頗有效果(但後來的我們才知道,孩子其實是恐懼我們的語氣和聲調,以及害怕接下來的處罰而已),然而第三週開始,孩子反而愈來愈痞,甚至在我們數1和2時變本加厲,於是我們還要加上2又1/2、2又1/4⋯⋯

過沒多久,我們又在書店看到一本《搞定你小孩:數到三也沒用的時候》,我們心想:「是啊!數到三真的沒用呀!」

2010年,在朋友的引薦下,我們在線上共組了《孩子的挑戰》讀書會,開始嘗試運用書中的鼓勵、溫和且堅定的態度、自然或合理的後果⋯⋯等教養「新」方法。接著我們知道,《孩子的挑戰》作者魯道夫・德瑞克斯醫師,是「阿德勒」的門徒,也因此開啟了我們學習「阿德勒心理學」的旅程。

從那時開始,我們不再感覺徬徨無助,因為「阿德勒」就像是一盞明燈,指引著我們的內心和行動。

然而「阿德勒」有許多的觀念和方法,和我們過去的經驗與習慣截然不同,因此我們除了線上讀書會之外,也同步成立實體的「親子團」和「父母工作坊」,至今仍在持續運作著,讓更多有心學習阿德勒父母學的家長,可以成為彼此的夥伴,相互協力與支持。

只是親子團和工作坊,都有場地與人數的限制,也讓很多時間無法配合的家長失去了參與的機會。於是綠豆爸在兩年前出版了《 #綠豆粉圓爸遇見阿德勒的九堂教養課》一書,記錄著我們實踐阿德勒父母學的心路歷程。

今年,我們則和 YOTTA – 你最專業的學習夥伴 合作,開設《阿德勒父母學》線上課程,藉由影音的方式,帶領家長更深入地瞭解以阿德勒為核心的教養心法與技法。

我們也考慮爸爸和媽媽不同的角色分工,因此綠豆爸和粉圓媽將共同錄製線上課程,讓爸爸和媽媽成為教養孩子的「神隊友」!

感謝超過百位參與募資的朋友們,「阿德勒父母學」已突破募資門檻600%,確定將於農曆年後,2019年2月20日上線開課,持續朝向千人目標邁進!

很需要大家幫忙分享出去,讓更多人有機會認識阿德勒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