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分享:

為了讓更多人知道我和粉圓媽共同製作的「阿德勒父母學」線上課程,即將在1月3日募資截止,因此剛才我邀請了幾位常談親職教養的老師們,幫忙我們將課程資訊分享出去。

然而這個「邀請別人幫忙」的動作,其實我卡住了兩個星期,因為「我很怕麻煩別人!」

YOTTA的專案經理發訊息問我:「怎麼還沒有看到其他老師分享呢?」我竟然無法回答,因為是我還沒有把訊息發送出去呀!

近期在「阿德勒心理學」的課程中,談到的「早年回憶 Early Recollections」,講師說我應該可以帶領團隊進行早年回憶的探索,然而我誠實的說:「早年回憶是我最不敢觸碰的一環,許多回憶我在有意無意間,選擇了遺忘或隱藏!」

但我很能理解阿德勒之所以重視「早年回憶」的原因,因為現在的我,其實身上都仍帶著「早年回憶」在待人處事,無論自己有意識還是無意識。

因此在我「終於」將訊息發送出去之後,我就開始回想自己的過去和「麻煩別人」的聯結。

躍出腦海的兩個早年回憶,似乎和「麻煩別人」沒有直接的關係,但我不需急著理性判斷,試著將它記錄下來。

第一個早年回憶,應該是國小五六年級發生的,前因後果我已經記不得了,但是有一群人要求我賠償他們一顆棒球,這件事我沒有向任何人求助,也沒有去買棒球,而是將曾經和家人一起去31冰淇淋吃冰後,得到的一顆印有31冰淇淋LOGO的棒球(另外還有像是甜筒的底座)賠給對方,我記得那一群人還很開心的說:「哇!這是紅縫線的硬球耶!」但我心裡卻覺得它不過就是個贈品而已,對方也太大驚小怪了。

第二個早年回憶,應該是國小三年級,當年的我放學要從國父紀念館坐公車回內湖,但不記得為何,身上少了1元,我有試著撥電話給外婆,但外婆沒有接電話,然後我也沒有向任何人借錢,(記憶中的畫面,是公車站只剩我一人,但放學時同學很多,所以應該是我選擇拖到了大家都離開),於是我選擇從國父紀念館走路回內湖,大概走了兩個小時吧!回到家的巷口時,還用身上的錢買了一根3元的寶吉冰棒吃,覺得超滿足的。

如果從阿德勒談早年回憶會推論出「我是⋯⋯、他人是⋯⋯、世界是⋯⋯」的生命風格角度,似乎從小的我,就寧願自己解決問題,而不願意麻煩別人、或向他人求助吧!

生命進展到現在,我忽然理解粉圓媽昨天跟我說的:「你很愛叫我幫你做事耶!」似乎,我把「我願意麻煩你、你願意被我麻煩」,代表我和你關係密切,然而因為過度頻繁,反而造成了粉圓媽的困擾。

於是我給自己2019年的新功課,就是藉由書寫「早年回憶」,來更理解「現在的自己」,然後思考出「接下來可以怎麼做」。

以下是曾端真老師,在《傾聽生命故事與敘說的療癒力─阿德勒學派心理治療》對於「早年回憶」的說明:

http://www.lppc.com.tw/web/SG?command=display&pageID=41554

『沒有所謂的「隨機的記憶」,個體只會選擇和當前的感受及觀點相符合,以及與當前所關注的困境相關聯的記憶。』

阿德勒

【故事即人生】

故事即人生,早年回憶記錄著生命故事,是個體所喚起的幼年經驗的記憶。

這些經驗原本被深藏在記憶中,未被意識所察覺。深藏的記憶對自己是一種裝備,有如潛意識的自我語言、自我暗示,以便鞭策自己朝著早年設定的目標去行動。

【記憶含有豐富的訊息】

記憶是所有心理活動中表達出訊息最為豐富的一種。記憶所含的訊息對個體極為重要,提醒著自卑感與優越感之所在,催促個體朝著優越目標前進。個體並未覺察記憶在帶領他的人生,記憶隱含著個體的自我觀、人我觀、世界觀、未來觀。這些記憶在潛意識中提醒自己什麼是重要的,什麼該做、什麼不該做,投射出個體面對當前與未來人生任務的預備程度與行為動向。

回憶(recollect)是一個盡力想起已忘記之事的思想過程,是一個努力去喚起記憶的行為。著重於經過一番思索後才記起原本以為已經遺忘的事物,或者喚醒不被自己所覺知的記憶。

最早的記憶是個體人生觀的地基,是人格發展的起步。阿德勒曾說,年紀愈小的記憶,愈接近人生的原型,至於是否為真正的最早事件並不重要。個體所能記起的最早記憶,最能顯現出其生命風格的原型。有些阿德勒學派的學者(Mosak & Pietro, 2006)主張十歲之前的記憶即是早年回憶;Stein則會蒐集包括青少年時期的記憶,認為青少年時期的記憶投射出情感或關於性別的意義。

早年回憶(early recollection),是個體所能回想起來,獨一的、飽含感覺和情緒的銘印。基於身體與情緒的緊密連結,情緒經驗深藏在身體中,用刻骨銘心來形容早年回憶是很貼切的。當個體處於全新或具威脅性的情境時,該記憶中的身體反應、感覺和情緒,即會自動化地浮現。這樣的早年經驗用影像和非語言的方式儲存在潛意識中,其感覺和情緒經驗一直未被意識所覺知。

阿德勒認為潛意識是案主未知、未察覺的部分,他曾說過,個體的所知遠超過自己所能理解的範圍。潛意識是一個形容詞或動詞,而非名詞。尚未被個體所覺察或了解的便稱為潛意識,潛意識可經喚起而被意識到,並且得以進入意識中去理解。

報導式(report)的故事是個體經常性的經驗,是一般性的敘述,屬於意識層次的訊息,如:「我記得每個週末都要陪爸爸回阿嬤家吃飯」。雖然報導式的故事也有其價值,但不若早年回憶那般具有豐富的投射訊息。二者在心理治療歷程都有重要性,但運用與解釋的原理不同。

早年回憶可能是虛構或不真實的,它的解釋所用到的是投射技術。早年回憶不是隨機進入腦海中的記憶,而是自主選擇的記憶事件,雖然發生在過去,其意義則是關乎現在與未來。

個體會在某個情境下,從早年經驗中選取與生命風格一致的記憶。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,目的在於暗示個體優越感之所在,或是提醒個體當前的情境對他的優越目標具有威脅,同時自動化地浮現幼年迄今熟悉的因應方法,惟個體並未覺察到這個歷程。

──摘自《傾聽生命故事與敘說的療癒力─阿德勒學派心理治療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