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分享:

文:趙介亭-綠豆爸


在國小和國中的演講場合,手機、平板、電腦…等3C產品的使用狀況,已經躍升成為父母最頭痛的問題之一。如何讓孩子成為3C的主人,而不被3C控制、綁架、成癮?更是現代父母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。

我們家的綠豆粉圓,從3歲起開始使用平板做為遊戲載具,再到兩年前(8歲和10歲)開始擁有智慧型手機、以及使用平板作為學習工具,身為父母的我們,也在一次次的「3C危機」中,練習著以「溫和且堅定的態度」、陪伴孩子面對「自然或邏輯的結果」。

你沒看錯,是「一次次」的3C危機,大約半年到一年的時間,綠豆或粉圓就會因為違反了3C的使用常規,而需要面對行為結果,並且提出解決方法和行動計畫。

學習「阿德勒父母學」,讓我們知道孩子的發展,並不是一條直線,而是起起伏伏、高高低低的,有點類似股票走勢圖,我們只需要確定「整體趨勢」是向上的即可。

而教養的目標又是為何?透過教養要去到何處?我們的教養行動是否往目標邁進?也是我們每天都會自問自答的哲學問題。

我們的教養目標,從幼兒時期的健康、快樂,進化到目前的「自立:自主、獨立、負責;共好:信任、合作、貢獻」

基於對孩子的信任,因此孩子擁有自主、獨立使用手機和平板的時間;基於父母的教養責任,在3C使用的收與放之間要取得平衡點,不是緊收禁止、也不是放任無所謂。目標是讓孩子成為3C的主人!

因此經過多次家庭會議的討論,形成目前的3C使用常規:①手機平板在公用空間使用、②晚上8點到早上7點不使用、③遊戲下載前需經過討論、④每項APP類別的使用時間為30到60分鐘,整體每天使用上限為4小時。

每個家庭,都可以討論出屬於自己家庭的3C常規,而更重要的是去「執行」,以及不定期的「檢核」。

在家庭會議中,也要同步決議違反常規的「結果」,我們家的是「邏輯結果」:因為違反常規表示沒有做到「自立」的三個目標,因此會暫停3C的使用權利,暫停的時間則依狀況再進行討論。

我們對於3C常規的檢核,來自於我們的「直覺」,當然直覺也是奠基於對孩子的瞭解。

前幾天粉圓媽忽然發現12歲綠豆的手機沒有在客廳充電,就順口問綠豆:「你的手機在哪?」綠豆說:「在我書包裡」,然後就進房間。這個行為已經觸發了我們的直覺。

昨晚睡覺前,粉圓媽又再次問綠豆:「客廳沒有看到你的手機」,綠豆先是不回答,我們就直覺不對勁了,堅持請綠豆把手機拿出來。綠豆平常都把手機放在隨身背包裡,因此他先到飯廳想把隨身背包拿進房間裡,我請綠豆出來,粉圓媽說:「不用再裝忙了,其實你的手機在床上,對嗎?」綠豆這才承認手機在床上。

由於APPLE系統可以記錄使用時間,因此我也讓綠豆瞭解,其實我是知道他有在晚上使用平板的。

接著就是陪伴孩子面對「邏輯結果」,不需動氣、不需覺得受傷、也不需要憐憫或同情,只需要「溫和且堅定」即可。

昨晚的事件分成三個層面:①違反3C使用常規、②無法使用手機對於學習的連鎖反應、③想要隱瞞說謊的信任危機。

第一個層面最簡單,因為就是失去了使用手機和平板的權利。

而由於綠豆參與的可能非學校中學班群,手機平板是必備工具,因此第二個層面就造成綠豆無法參加中學班群,經過討論後的決議是:綠豆會申請加入小學班群,並證明自己值得被信任。然而若無法通過申請,則就會轉出可能非學校,回到一般學校就讀。

最難的是第三個面向「信任危機」,我們認為信任是「雙向」的:我信任你、同時我值得被信任,你信任我、同時你值得被信任。

綠豆把手機帶進房間半夜使用,已經讓自己不值得被信任;而想要把背包拿進房間裝手機的動作,則代表綠豆不信任我們。

身為父母的我們,只能信任孩子,同時也要協助孩子成為可被信任的人。因此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討論,綠豆必須面對以下的邏輯結果:①基於彼此信任為前提的權利暫時被收回,因此現階段必須跟著父母,無法獨立行動、②個人的房間無法使用,需在公用空間生活,因此綠豆決定在客廳睡覺、③要重建自己的被信任度,因此需要記錄自己值得被信任的行為,數量為100個。當恢復信任度之後,即可再召開家庭會議討論恢復各項權利。

綠豆說:「真希望我沒有把手機帶進房間裡,晚上偷偷使用」,我說:「過去已經過去、未來還沒發生,你只能活在當下、過好每個此時此刻,讓自己成為一個被信任的人。」

「邏輯結果」的使用時機,在於親子之間沒有存在著權力鬥爭,父母也願意說話算話、說到做到的前提之下,同時父母的內心不存在著「我要讓你知道教訓」的報復心態,而是藉由邏輯結果的發生,陪伴孩子有勇氣去面對和承擔。

現代的孩子多是聰明的,但若將智慧用錯地方,花在和父母爭權奪利、或是自欺欺人上,著實是一種浪費。

我相信此次3C危機以及延伸的信任危機,所需面對的邏輯結果、以及後續面對的經驗,將可以在下回綠豆產生「壞」念頭時,成為他的「警報器」,讓理性—而不是衝動—來主導他的行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