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分享:
文:趙介亭-綠豆爸

晚上和可能非學校的家長,一起參與由海蒂老師帶領的阿德勒心理學親師成長課程,從自己和孩子的關係,談到自己和配偶的關係,再運用自己的想像,反向推測孩子是如何看待自己?配偶是如何看待自己?孩子又是如何看待父母的呢?

參與小組的互動時,一位媽媽說,當孩子出生之後,爸爸對她說:「妳變了!」對她來說是很嚴重的指責與不解,媽媽覺得有了孩子之後,生活作息和重心當然會改變,爸爸這麼說是在怪罪她嗎?

我說,我覺得我們這一代的爸爸們,有許多都是「沒有被愛夠的」。

我們從小背負著父母、親朋好友、老師的期待,我們被告知「男兒有淚不輕彈」,我們被教導「男人要有肩膀」,我們自己給了自己「男性的刻板印象」。

我們小時候渴望被愛、被支持、被鼓勵,卻往往等到的是被挑錯、被指責、被處罰。等到我們長大當了爸爸之後,我們也不知道該如何愛、支持、鼓勵孩子和配偶,而我們最會的就是挑錯、指責、處罰。

帶著沒有被愛夠的心,我們進入了婚姻關係,希望從配偶身上得到那一份,只有自己媽媽能夠給的了、也給的起的愛。然而已經長大的我們,又要如何回到原生家庭,再從自己的媽媽身上得到愛呢?

於是我們不太像爸爸,反而像是家庭中的「大哥哥」,和自己的孩子爭奪手足的地位、爭奪媽媽(自己的配偶)的關注。

我們不知道如何利人利己的表達我們需要被愛,反而用「妳變了!」「妳的眼中只有小孩!」「妳都沒有時間陪我!」試著「討愛」,但這麼做,只會讓已經疲累的配偶怒火中燒、無奈又不滿。

討愛失敗的爸爸,還是需要獲得愛、認同和歸屬感,於是有的爸爸投身在忙碌的工作中,用職稱或收入來得到地位和價值;有的爸爸進入虛擬世界,在手遊電玩中找到自己的存在;有的爸爸結交各路好友,下班後總有跑不完的攤;也有的爸爸從另外的關係得到被需要的歸屬感⋯⋯

爸爸有沒有想要參與家庭、幫忙媽媽分攤照顧孩子的責任?我相信多數的爸爸是有的。

但就像另一位媽媽分享的,當年孩子還小的時候,爸爸想幫孩子換尿布或洗澡,總是笨手笨腳的,於是媽媽就會把爸爸趕走,因為自己來比較快,不然等爸爸換完尿布,孩子都感冒了吧!

爸爸沒有被愛夠,而媽媽何嘗不是呢?媽媽也希望從爸爸身上得到寵愛呀!然而戀愛時的甜蜜、結婚時的幸福誓約,就在育兒一次次的衝突中,消磨殆盡⋯⋯

這幾年在學習和帶領阿德勒父母學的過程中,好多好多的媽媽,希望我能夠和她們的配偶「聊一聊」,但我知道,對於爸爸來說,這些事情是「聊不來」的,爸爸必須親身經歷,然後自己會評估利弊得失,決定自己要維持現狀或改變。

要如何讓當了爸爸和媽媽的我們,都能在夫妻關係、親子關係當中感受到「愛」呢?或許要先改變「刻板」的角色設定,所謂的「男主外、女主內」早已過時,爸爸不能只是家庭的提款機,媽媽也不能只是家庭的瑪莉亞。

從阿德勒的角度,要能夠「同理」對方,也就是「用對方的眼去看、用對方的耳去聽、用對方的心去感受」;從薩提爾的角度,要能夠和對方「對話」,不是說話、不是說服,而是帶有好奇、一來一往的對話。

這不容易,我知道,因為我和粉圓媽也還在練習中。

不過我們有機會,可以讓自己的兒子和女兒「被愛夠」,我們可以愛他們、支持他們、鼓勵他們,未來當他們為人父母時,或許他們就有足夠的能力去愛、支持、鼓勵他們的孩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