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分享:
文:趙介亭-綠豆粉圓爸

早上在刷牙洗臉時,聽到門外客廳傳來母子的對話聲,十三年的全職爸爸經驗,讓我直覺不對勁,但我決定要採行「課題分離」的行動,我相信他們是有能力解決的,並不需要我介入。

到了出門時間,客廳的對話還沒有停下來,我走到客廳,仍然維持「課題分離」,做我自己原本要做的事,什麼話都沒有說。

(註:曾經的我,會因為感到煩躁,而直接介入,但只會讓母子的對話中斷,或是公親變事主。)

母子三人出門後,粉圓媽在家庭群組中發了訊息:

樂器的議題我們晚上會需要開會討論,為了不影響窩窩心時間,我們的會議時間要訂7:00。

另外,我有觀察到,早上出門前兩位都在客廳,很容易就會有爭執,挑對方的錯,或介入對方的課題,這部分也需要做討論,像早上這樣我的心情和時間都會無法自在充裕。

粉圓媽所使用的,是很完整的「我訊息」,內容包含:

  • 你的行為:早上出門前兩位都在客廳,很容易就會有爭執,挑對方的錯,或介入對方的課題
  • 我的感受/影響:我的心情和時間都會無法自在充裕
  • 我的期待:樂器的議題我們晚上會需要開會討論

這兩週我在自學「非暴力溝通 Nonviolent Communication」,卻發現我們習慣使用的「我訊息」當中,所潛藏著的「危機」。

「非暴力溝通 Nonviolent Communication」是由臨床心理學家馬歇爾.盧森堡(Marshall B. Rosenberg)所發展出來的溝通方式,也因此獲得了地球村基金會頒發的「和平之橋」獎。

台灣曾經有引進並翻譯為《愛的語言》,但目前我所搜尋的結果是已經絕版了,因此我是購買中國當當網的《非暴力溝通》電子書版本閱讀。

「非暴力溝通」(簡稱NVC)包含了四個架構,馬歇爾.盧森堡強調它並不是固定的公式,仍需要視實際狀況調整,不過這四個架構對初學的我來說,已經相當足夠了。

  • 觀:觀察而非評論
  • 感:感受而非看法
  • 需:需要而非想要
  • 求:請求而非命令

當我們談論「你的行為」時,往往不只是單純的觀察而已,而是夾雜著自己的主觀判斷和評論,因為沒有人喜歡被評論,所以容易用否定、卸責的方式回應。

而在談「我的感受」時,也通常只談了表象的情緒、或是所謂的「次級情緒」,而忽略了根源的「需要」。

於是我將「非暴力溝通」的四個架構做成了四張圖版,融合了「普拉切克的情緒輪盤」,以及「馬斯洛的需求理論」,透過圖版的操作,我們得以啟動「情緒腦和理性腦」,而不是只在「原始腦」戰或逃。

(註:經過首次的使用後,我進行了圖版的調整,大家在使用上有任何問題,都可以再跟我反映。)

觀察而非評論

透過將「事件」、「我說了…」、「我看到…」、「我聽到…」書寫在便利貼上,讓「外在客觀的事實」做為溝通的起點,以「書寫」的方式啟動自己的理性腦,避免言語上的針鋒相對,也從書寫的文字中,可以再次判斷是否夾雜了「評論」在裡面。

感受而非看法

在書寫完「觀察」後,就直接進入「感受」階段,我使用了「普拉切克—情緒輪盤」,讓不熟悉多元情緒詞彙的我們,不至於在感受環節卡住了。普拉切克情緒輪盤,將情緒分成八種面向,每個面向又有強弱之分,而面向與面向之間也會蘊含著另一層情緒。

將事件當中浮現的感受或情緒,用標記物註記,第一次使用時,我們沒有數量限制,而在家庭會議後半段,我們有機會第二次使用情緒輪盤時,我們就請彼此再挑選出5個情緒,如此可以更加聚焦。

需要而非想要

在阿德勒心理學,強調人的行為,是由「目的」所趨動的,而主要的目的就是「歸屬感」。馬斯洛受到阿德勒的啟發,歸納出「阿斯洛需求理論」,我們所熟悉的是五層需求,而在馬斯洛後期則是延伸到八層次的需求,我取其前七層次做為「需要是否滿足」的架構,包含:生理、安全、歸屬、尊重、知識、美感、自我實現。

「在事件當中,有什麼需要『未』被滿足呢?」對於需要,多數人和我們一樣,是陌生的,因此可以由自己判斷馬斯洛需求理論的定義,並不需要追求標準答案。例如早上的母子對話中,有人認為「安全需要」未被滿足、有人認為「歸屬需要」未被滿足,後續會有補充說明的時間。

換位思考

前三個步驟:觀察、感受、需要,都是由個人自行完成,在過程中不需和別人對話。完成三個步驟後,我們交換座位,先「觀察」對方的「觀察、感受、需要」,接著「推測」對方為何會有如此的「感受和需要」,此時,才是首次開口。推測的過程中,彼此也不需要解釋,待會會有說明時間。

這個步驟是啟動彼此的「同理心」,也就是「換位思考」,此時仍必須謹記「非暴力溝通」的關鍵字:「非暴力」和「溝通」,不需要指責對方、不需要防衛或武裝自己。

我們不難發現,當自己的「感受和需要」被對方「猜對」的時候,臉上會浮現一抹「我被理解了」的微笑。

請求而非命令

在同理了彼此的「感受和需要」後,回到自己的座位,此時可以補充說明,像是對方推測錯誤的感受或需要(猜錯是很正常的),此時的補充說明,目的是增進彼此的瞭解。

接著,將自己的「請求」寫在便利貼上:「我希望對方『要』…」,請求愈明確愈好,以肯定句「要做什麼」,而非否定句「不要做什麼」。

我們也發現,自己也有可以改變的行動,因此在第二版我們新增了「我希望自己『要』…」,如果對方的請求和自己的改變雷同,則此次的溝通就算是圓滿落幕了。

啟發式提問、同理式傾聽

而我們則發現綠豆對粉圓所提出的「請求」,回應無法做到的回應;而粉圓則持續詢問綠豆所提出的「請求」,因此我們認為還有更深的議題需要探討。於是我們透過「啟發式提問」、「同理式傾聽」,試著引導雙方看到更深層的需要。

最終粉圓提出的「請求」,是他希望能夠擁有一項符合他的天賦才能,且專屬於他的優勢,他選擇的是爵士鼓和木箱鼓。原本綠豆也希望可以有時間打木箱鼓,在我們從「共好」的角度思考後,我們都願意支持粉圓的請求,而綠豆則是除了卡林巴琴之外,也想要學習吉他。

從阿德勒的家庭星座,我們可以理解家庭中最小孩子的「自卑感」,也因此我們很刻意地營造兄弟往不同面向發展優勢,而無須比較和競爭,但潛藏的自卑感,仍然會在某時某地爆發出來,透過非暴力溝通、啟發式提問、同理式傾聽,我們算是解決了根源的議題。

「所有煩惱,都是來自於人際關係的煩惱」

阿德勒

這是阿德勒的名言,而我發現,多數的煩惱都來自於「溝通:只有溝、沒有通」,彼此帶著各自的主觀評論、個人看法、自我想要、指責命令,然後讓彼此的關係愈來愈僵化,原本的愛和善意,卻變成了礙和惡意。

我期許自己,在接下來的時間,除了自己要更加熟悉非暴力溝通之外,還要帶領更多的人學習「非暴力溝通、啟發式提問、同理式傾聽」,讓更多的人際關係都能夠邁向幸福!因為「所有幸福,也是來自於人際關係的幸福」呀!

非暴力溝通圖版2.0

參考資料:馬歇爾.盧森堡-非暴力溝通
參考資料:羅伯特·普拉切克-情緒心理進化理論
參考資料:馬斯洛-需求理論
參考資料:馬歇爾.盧森堡-非暴力溝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