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分享:
文:趙介亭-綠豆粉圓爸

「孩子正在玩的玩具,被旁邊的小朋友拿走了,孩子哭著來找你⋯⋯」

「孩子堆疊的積木城堡,被小朋友撞倒了,孩子哭著來找你⋯⋯」

「孩子被朋友拒絕,不和孩子一起玩,孩子哭著來找你⋯⋯」

「孩子跌倒了、受傷了,孩子哭著來找你⋯⋯」

「孩子的作品不如自己的預期,孩子哭著來找你⋯⋯」

這幾年的觀察,當孩子哭著來找大人的時候,只要大人說出「三個字」,會有99%的機率,孩子會愈哭愈大聲,這三個字就是:

「沒關係!」

如果此時大人覺得孩子哭得還不夠大聲,可以再補一句話,保證音浪太強,不晃會被撞到地上,這一句話就是:

「有什麼好哭的呢?」

什麼!大人覺得還挺得住?那可以再加幾句話,保證小孩不只愈哭愈大聲,還會「想哭就到我懷裡哭」,一把鼻涕、一把眼淚的,這幾句話就是:

「你去跟他說呀!」「再試一次就好啦!」「要勇敢一點呀!」⋯⋯

很多大人摸不著頭緒,覺得自己不是在安撫孩子嗎?不是在鼓勵孩子調整情緒嗎?不是在支持孩子勇於面對問題嗎?為什麼孩子反而愈哭愈大聲呢?

是因為孩子愛哭嗎?是因為孩子在情緒勒索嗎?是因為孩子有情緒障礙嗎?

我不認為是這些因素,而是:

孩子覺得自己沒有被「同理」

談到同理,我們一定要先練習區分「同理和同情的差別」,而這部影片很值得細細品味:

影片當中,提到了同理心的四種特性:

  • 接受觀點
  • 不加評論
  • 辨認情緒
  • 嘗試交流

同理心,是和對方一起感受

近期我在練習的「非暴力溝通」,所談到的四個階段,正是讓我們的溝通展現同理心的方法之一。

觀察而非評論、感受而非看法、需要而非想要、請求而非命令

回到之前的第一句話:「沒關係」,當孩子帶著情緒來找我們時,我們是否能夠接受孩子的「觀點」呢?也就是阿德勒的名言:

從孩子的眼睛去看、從孩子的耳朵去聽、從孩子的心去感受

孩子覺得「很有關係」的狀況,大人卻試圖雲淡風輕、粉飾太平的回應「沒關係」,孩子當然不會覺得自己的觀點被接受了。也因此,只得加大音量,想要證明給大人看:「這個狀況對我是很有關係的!」

而第二句話:「有什麼好哭的呢?」更是徹底地否認了孩子的感受、情緒、行為、狀態,孩子此時的崩潰大哭,所針對的不是發生的狀況,而是感受到自己被大人徹底的否認,長期被如此對待的孩子,是很容易形成「無能放棄」的錯誤目標喔!

第三類的話語,則是在孩子沒有被同理、沒有被接納、沒有被支持的情況下,給予孩子建議,在當下更加增強了孩子的「無能感」,孩子不但不會聽話照做,往往還會反過頭,要求大人:「你幫我說啦!」「你幫我做啦!」「你幫我擦藥啦!」

大人往往覺得自己躺著也中槍,「不然我都不要說話好了!」

其實大人並沒有做錯事情,而是我們過往的經驗與習慣,讓我們直覺反應了,我們認為哭是惱人的、哭是無法解決問題的、哭是無濟於事的,所以我們希望孩子不要用哭的,可以好好講呀!可以再試一次呀!

這些概念和行動都很好,只要在前面增加一個行動,就能夠邁向雙贏共好的親子關係了!

先同理心情、再處理事情

在極度講求效率的現代社會,我們太習慣直接去「處理事情」,或是去處理發生事情的人(?)而忽略了要「先同理對方的心情」。

因此當下次孩子哭著來找你的時候(應該在今天睡前就會發生了),請在腦海中浮現出這首歌曲:

然後對孩子說:

我知道你很難過,我會陪你,等你心情好一點的時候,我們再來談

孩子還是會哭一陣子,但是你會發現,孩子的哭聲與激動程度會逐漸趨緩,等到孩子的身體不再抽動時(看肩膀的震動幅度可以判斷),我們再和孩子用「開放式提問」來對話即可。

我知道你想瞭解什麼是「開放式提問」,請待我下回分曉。

至少我們先別再用那幾句話提油救火、火上加油了,也讓孩子透過被同理,而讓自己更有勇氣和「我能感」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