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分享:
文:趙介亭-綠豆爸

我推動阿德勒心理學運用在自己、教養、家庭、親子關係、夫妻關係、人際關係即將進入第十年,然而一直有個問題經常被提出:

「為什麼我沒辦法『阿德勒』?」

許多人告訴我:「溫和且堅定、課題分離、行為結果、積極暫停、反映式傾聽、我訊息、開放式問句⋯⋯,我知道這些很好,但為什麼我總是做不到?總是破功?總是忍了一陣子之後又回到原點?」

我一直在尋找答案,希望能夠帶領更多人跨越這個「門檻」,而最近我才理解,答案來自於「個體的信念」,也就是我們打從心底所相信的是什麼?

我舉個例子,如果你的信念是「地球是平的」,而我告訴你:「我可以開船繞地球一圈回來」,你一定會覺得我瘋了、不可能、太危險、做不到⋯⋯,更別說我如果邀請你一起搭上環遊世界的船,你一定會抵死不從。

這就是「信念」的力量,雖然看不見、摸不著,但「信念」卻深深地影響著我們每分每秒的生活。

在威廉.葛拉瑟的《選擇理論》中,提出了兩種信念:

「外在控制信念、內在選擇信念」

絕大多數的人相信的是「外在控制信念」,尤其是手中握有權力的人:政府官員、父母、老闆、老師、甚至是哥哥姐姐。

而長期處於「被」外在控制的人,雖然明知不舒服、不愉快,卻也會在擁有一點權力後,不是放棄外在控制信念,而是同樣地相信、甚至變本加厲的執行「外在控制信念」,試著控制其他人事物,或是控制無法反抗的小動物、小昆蟲。

我覺得「外在控制信念」正是「沒辦法阿德勒」的主要原因,因為這和阿德勒最基本的「平等且互相尊重」都相互抵觸了,更別談其他的心法和技法了。

威廉.葛拉瑟認為「外在控制信念」當中,包含著三種深深的相信:

一、經驗和習慣:
電話響了去接聽、門鈴響去應門、紅燈亮了停下來⋯⋯,回應簡單的外在訊號。

初次看到第一個相信時,或許會覺得難以置信吧!難道電話響了不接、門鈴響了不理、紅燈亮了繼續過馬路嗎?其實真的有很多人選擇這麼做呢!所以才會有很多闖紅燈的事故呀!我們「以為」我們被這些訊號所「外在控制」著,其實不然,是我們「內在選擇」了去回應的。

二、強迫和命令:
即使他人不願意,我仍可以使他做我想要他去做的事,而別人同樣也能夠控制我的思想、行動和感受。

從小到大,我們是否很習慣他人對我們強迫和命令呢?而現在的我們,是否也很習以為常地對別人強迫和命令呢?第二個相信,在家庭、學校、辦公室⋯⋯裡,頻繁地出現著,被強迫和命令的我們其實並不開心,然而當我們角色更換,成為有權力的一方時,我們卻仍然相信著「外在控制」是有效的,然後強迫和命令他人,如此的惡性循環,正是造成人際關係裂痕的原因之一。

三、威嚇和賞罰:
嘲笑、威脅或處罰那些不照我要求去做的人,或者用賄賂獎勵的方式使人照我的意思去做。

第三個相信,是源自於第二個相信的延伸,運用關係中的不平等,試圖讓對方乖乖就範,短期會覺得有效果,是因為人們總是「趨吉避凶」,沒有人喜歡被威嚇或處罰,因此會將行為轉往「枱面下」,不是讓自己變好,而是讓自己不被抓到。而使用賄賂獎勵的方式,也只是激發著人性的物欲和貪婪面而已。

既然「信念」看不到、摸不著,要怎麼覺察自己是否如此相信著呢?可以透過外在的行為來反思,如果在關係中出現以下的行為:

「批評、抱怨、威脅、獎賞、責備、嘮叨、懲罰」

無論我們是「施與者」還是「接受者」,其實我們就身處於「外在控制信念」的循環系統當中。

想要「阿德勒」、想要在各種人際關係中尋得幸福,第一步要做的,就是「放下」對於外在控制的相信,我知道這並不容易,因為經驗和習慣也正讓我們自己深陷在外在控制當中呀!如果我們有意願放下外在控制信念,我們就踏上了改變的旅程,在下一集裡,我會再分享什麼是「內在選擇信念」給大家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