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分享:

文:趙介亭-綠豆爸

有夥伴記錄:「冷靜角很容易演變為冷戰角」,我也覺得這是大家在很容易在練習阿德勒父母學「冷靜角」親子行動時會遇到的問題,因此和大家分享在生活中落實冷靜角這項「技法」時,需要同步搭配的「心法」,才能讓冷靜角發揮真正的作用,而不會變成冷戰角或冷漠角。

心法一:只想自己、不想對方

在岸見一郎《被討厭的勇氣》一書中指出,人們很容易產生的「受害者心態」-可惡的他、可憐的我。

在親子關係中執行冷靜角時,如果爸媽一直想:「孩子真是太可惡了,總是要做這些行為惹我生氣,看我待會怎麼處理他」;孩子一直想:「爸媽真是太可惡了,叫我來冷靜角,根本就是處罰和剝奪我的權力!」

當我們的心中縈繞著「受害者心態」時,不但無法冷靜,也只是把冷靜角變成「作戰中心」而已,雙方心中都在盤算著待會要怎麼「給對方顏色瞧瞧」,於是離開冷靜角後,戰爭當然一觸即發啦!

冷靜角的成功關鍵,就是「只想自己」,像是內觀、自我覺察、正念的身體掃瞄或呼吸⋯等,都是很合適的做法。

心法二:只想感受、不想情緒

我們很習慣聚焦在「外在情緒」上,特別是生氣和難過,情緒本身並沒有對錯好壞,只是當我們聚焦在外在的負向情緒時,就更容易落入上述所談的「受害者心態」。

從阿德勒心理學和選擇理論的角度,外在情緒是源自於「自己的選擇」,然而我們的習慣卻是認為情緒是他人造成的,也就是外在情緒是源自於「他人的控制」。

如此「外在控制」的信念,會讓我們無法處理情緒,而只想處理我們認定的—那個造成我們情緒的對方而已。

例如爸媽一直想:「都是孩子讓我生氣」、孩子一直想:「爸媽叫我去冷靜角,我好難過、我也好生氣」,即使待在冷靜角一小時,也不會讓自己真正冷靜的。

我們可以運用「非暴力溝通」四部曲當中的「感受」,觀察自己在外在情緒(例如:喜怒哀樂)的內在感受是什麼?或許是失望、丟臉、害怕、擔憂⋯等,再延伸覺察自己的什麼「需求」沒有被滿足,因此激發了這些感受?

心法三:只想未來、不想過去

多數的我們,很容易身陷過去的回憶當中(這也是受害者心態的影響),此時在冷靜角的雙方就只是在腦海裡「翻舊帳」,緊抓著過去無法改變的事件不放手,等到離開冷靜角時,就是一股腦地責怪對方的不是,當然冷靜角就會無效啦!

若能夠在前一個心法明瞭自己「未被滿足的需求」,就可以將想法聚焦在「未來該怎麼滿足彼此的需求」上,提出未來自己可行的解決方法與行動計畫。

經常進行「非暴力溝通」的練習,也就能夠在當下進行換位思考,猜測對方的感受和需求,多了一層同理心,就更能夠展現「溫和且堅定的態度」,讓彼此都感受到尊重。

冷靜角是「情緒管理」很重要的展現,因此要由「年資較長」的父母師長先行示範,如何運用冷靜角讓自己的情緒「真正的平復下來」,而不只是假裝或隱忍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