綠豆爸・粉圓媽

阿德勒幸福學

分類: 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 Page 1 of 5

【綠豆粉圓爸專欄】教育的責任歸屬 2014年版

歡迎分享:

文:趙介亭(綠豆粉圓爸,展賦教育文創執行長)

2010年1月,我在網誌寫下了「教育的責任歸屬」一文,回首這四年,我和綠豆粉圓媽一直在追尋的,不就是當年的疑問:有沒有整合學校、老師、家長、和學生四方力量的地方?並且共同為教育而努力的環境呢?

先回顧四年前的文字,同時也再次提醒自己,莫忘初衷。

==========

教育是誰的責任?像我這樣孩子還小的爸媽,應該直覺的會回答:是「父母」的責任!(雖然有些朋友不得不把責任”託付”給爺爺奶奶、阿公阿媽、或瑪莉亞)

同樣的問題,當孩子進入小學後,似乎就成了弔詭的謎題,學生、家長、老師、學校、甚至安親班,每個角色各據一方,忙著推諉責任、忙於怪罪對方。而政府又在這十年參了一腳,推動了「不知為何而改、不知為誰而改」的教育改革。

「教育是誰的責任?」在政府沒事不要插手壞事的前提之下,我認為:學生、家長、老師和學校必須共同承擔起教育的責任(歹勢!有了上述四個角色的互助合作,就不需要安親班了)

只是從我週遭傳來的消息指出,學校常與老師為敵、老師常與家長交惡、家長常與學生反目、而學生決定不甩家長、老師和學校。

在我還沒有當全職奶爸之前,我是這麼認為的:

*想當年我也是前三志願高中+國立大學的學生,升學考試本就是孩子該歷經的過程!
*怎麼可以一直待在同一間學校!?這樣怎麼應付快速變動的社會?
*進什麼國小、遇到什麼老師,這一切看孩子的造化,當初我還不就這麼長大的!
*……

上述的觀念,就和我曾經計劃要把小孩放在另一間嬰兒房睡覺,以訓練他的獨立一樣,全數隨著當了爸爸(和奶爸)後而徹底扭轉、改觀。(二兄弟至今仍和媽咪同睡大床,我一個人蜷曲在旁邊的單人床,嗚…)

隨著綠豆哥哥吹熄3歲蠟燭的那一刻,我和媽咪之間的教育對談愈來愈多。在我們覺得無法改變政府、調整學校、和選擇老師的情況下,不如將教育的責任攬回自身,只要顧好家長和學生兩個角色即可,於是我們開始蒐集「在家自學」的相關資料(感謝自主學習促進會,提供非常多的資訊,網站)。不過我們擔心三件事,一是提供孩子的資源和素材不足、二是孩子對於家長和老師的身份混淆不清、三是缺乏同儕的互動學習。

我們開始思考:「有沒有整合學校、老師、家長、和學生四方力量的地方?並且共同為教育而努力的環境呢?」

==========

這四年我們一家四口,從汐止到板橋、然後舉家搬至宜蘭、再搬到三峽、回到板橋,就是和孩子一起努力著,創造一個「整合學校、老師、家長、和學生四方力量,共同為教育而努力的環境」

我們相信「教育的責任歸屬,家庭佔了70%以上,其他因素(如老師、學校、社會、政府)只佔30%不到」。

寒假前,我們原本申請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的「團體」方式,因為使用場地和孩子的戶籍不同,而由審議會建議改採「個人」方式申請通過。這個事件正好讓我重新省思,我們花了那麼多心力時間,投入整個家庭在做的,究竟是什麼?

即然我們有能力採取家庭式的個人自學,但為什麼不滿足?而要找老師、成立一個混齡且固定成員的團體?

因為我們相信,孩子需要父母以外的視野,需要體驗我們這個家庭不一定擁有的天賦,因此我們需要老師。

而且我們要找的老師,不只是傳道、授業、解惑的「經師」,更是要能夠看懂孩子、協助孩子建構性格的「人師」。

我們也相信,孩子需要和不同年齡、不同性別、不同家庭的孩子,有「長時間」互動與相處的機會。

也因為「長時間」,我們的人師、經師,以及家長之間,也才有機會深入地相互認識與瞭解,也才有可能創造出「共同為教育而努力的環境」。

那我們是要成立一所學校嗎?並不是。甚至也不能是一個「類似學校」的環境,因為我們發現,家長似乎會「不自覺地」將教育的責任推向了這個類似學校的環境。或是以自己家庭的價值觀,要求學校環境能夠配合,畢竟,我們都是這麼「受教育」的,不是嗎?

因此對於小學階段的教育,我們重新調整了想法與設定,它會是一個採行「有機體教育理念的共學團體」,我們定命為「展賦探索共學團」。

當中的成員可以包括自學的孩子、也可以包括上學的孩子,重點是家長對於「有機體教育」的理解與認同,以及願意承擔起教育的責任(而不是外包、或是把教育專業當服務業)。

聽起來,是一個很大的夢想,但為了孩子,我們繼續努力著!

==========

什麼是有機體教育?

有機體,英文Organism,即有生命的個體,也就是我們說的「生物」。人類,更是生物中的「高等動物」,因為人類有思考和回應的能力。

「有機體教育」,就是活的教育、有生命的教育,具有偵測、思考、有能力主動回應環境、資源與學習者需求。要能培育出真正具有未來生存能力的下一代,必須主動依據全球脈動、社會變遷、自然環境的變異、以及孩子發展的變化,提出教育方針的回應策略、課程設計的因應內涵、教學方法的變通機制⋯⋯等。

對於孩子而言,有機體教育重視孩子的多樣性與多元性,認知孩子是成長的,不但隨著成長而產生變化,亦會隨著環境的各種刺激及各式的學習而產生變化。

對於老師而言,有機體教育是以學生為中心,發展孩子的天賦與能力,重視孩子的性格調育及適性發展,提供孩子充分自我覺察及自我探索空間,同時整合社會資源,為孩子量身訂做學習規劃,讓孩子大量地與真實社會接軌,培養孩子的視野。

對於家長而言,則必須扮演好有機體教育的回饋系統,隨時觀察孩子的反應,把感受到的成長訊息,隨時反應給老師了解,以做為調整學習或課程設計的依據。

綠豆黏土教學 2014-01-12

歡迎分享:

 

 

 

 

綠豆的作品:

 

綠豆粉圓爸的作品:

如果有一間餐廳……

歡迎分享:

地方政府長期經營平價餐廳,每週菜色固定,食材只有三大供應商可以選擇,由1位廚師依照自己的口味烹煮調味,提供給30位客人用餐,並強迫三餐均需食用餐廳的菜色。連客人離開餐廳後,還要求客人必須使用廚師提供的食材和食譜再次料理,不得有誤。如果客人吃不飽或吃不好,就只能在餐後自己再到速食餐廳進補。

當中有幾間餐廳因為地處偏遠,來店人數總是寥寥可數,於是地方政府的先進決定將餐廳委由民間團隊經營,並提供原本經營平價餐廳的經費給民間團隊。

隨著民間團隊進駐,期許要改變原本平價餐廳的經營模式,建立「有機體餐廳」:每天的菜色因應用餐的客人機動調整,30位客人約由4~5位廚師共同負責,食材由廚師採買、甚至自行種植最營養健康的蔬果來供應;並針對客人的需求和需要,提供近乎量身訂做的餐點,讓客人在餐廳都有美味又飽足的感覺之後,離開餐廳就不需要再自己料理、或去速食餐廳進補了。

這間由民間團隊經營的餐廳,也就吸引了許多雜誌的報導,有愈來愈多客人前來用餐。

但由於地方政府只提供平價餐廳的經費給民間團隊,因此增聘的廚師新資、食材的採買種植成本、菜色機動調整的費用…等,除了民間團隊成員自己掏腰包捐款之外,就必須反應在客人的餐費上。因此經過兩次全體客人大會決議,反映成本增加餐費。

只是民間團隊的廚師,一開始既不算是政府平價餐廳的一員、也不能算是民間的勞工。於是經過民間團隊的爭取,部份具有資格的廚師,終於得以享受政府平價餐廳提供給廚師的福利。


然而……

有幾位在民間團隊經營的餐廳吃飽喝足的客人,向政府檢舉,說明明都是地方政府的餐廳,怎麼餐費差那麼多?

地方政府也認定,既然民間團隊當中有人享有平價餐廳的廚師福利,那麼餐費應該要和平價餐廳一樣,不可以向客人多收錢!

而且地方政府還要求,因為增收餐費沒有經過地方政府同意 (不理會它其實經過全體客人大會決議)。

因此即便過去收的餐費,已經全數用於廚師薪資、食材烹煮,也都已經被客人吃下肚了,但當時多收的金額,民間廚師團隊就是要想辦法生出來,並退還給每一個客人。


根據最近的調查,政府平價餐廳的餐費一年約為4,000元,民間團隊經營的餐廳餐費一年約為25,000元,和民間團隊同等級的民間餐廳餐費一年約為120,000元。

另外在平價餐廳用餐的客人,餐後若到速食餐廳進補的費用,一年約為80,000元。


然而……

一位已經不來民間團隊餐廳用餐的客人,卻拿著兩年前的餐費收據,跟媒體爆料說這間餐廳的餐費,比政府平價餐廳貴了14倍!

媒體也僅就數字計算後,認定爆料屬實,也不管兩間餐廳的差異性,針對餐費部份大肆報導。

當媒體報導後,再次牽動地方政府和議員敏感的神經,要求民間團隊必須派員說明和處理……


我家的孩子目前正在民間團隊餐廳用餐,每天都有美味、新鮮、多變化的美食不斷呈現,看到廚師們為了客人的需求每天從早忙到晚,現在還必須花時間去處理地方政府的要求,實在很捨不得。

當我家的孩子不需要到速食餐廳進補,一年省下了快60,000元的餐費、增加了快800小時的家庭時光 (每天下午4~晚上8點,每週5天,一年40週),我很知足!

當我家的孩子不需要為了量身訂做的餐點、高級食材的品質,支付一年12萬到24萬的餐費,我很感恩!

也因此,我會希望有更多的孩子,能和我家孩子一樣,享用到如此高貴不貴的食物!

也因此,我會對於斷章取義、移花接木的攻擊很反感!


你呢?要不要帶孩子來這間由政府委託、民間廚師團隊經營的餐廳吃看看呢?


我在談的,是和用餐同等重要的「教育」;

我在談的,是宜蘭公辦民營的人文國中小!

 

*人文國小娃娃國的其他天*

*人文知音摘要*

 

【相關新聞】

台灣立報-公辦民營學校 法令綁手綁腳

聯合報-教育部:中小學可公辦民營

聯合報-公辦民營學校 勞、公保老師兩頭空

人文國小娃娃國的一天:沒有標準答案 (2012.11.26)

歡迎分享:

人文國小娃娃國的一天:沒有標準答案 (2012.11.26)

*人文國小娃娃國的其他天*

*人文知音摘要*

和每一天的行程一樣,綠豆會先用15分鐘的時間完成回家作業,然後主動地和我們分享後,再安排自己晚上的時間。

作業背面是一首童詩欣賞與朗讀,下方則是「自由創作區」,綠豆採用了”連續劇”的手法,用圖畫串起了這首童詩。 

704777_4598130845450_1679449647_o

當下我認為很簡單的作業,直到我看到了另一位同學的作品……

她依照童詩的格式,仿寫了一首「小魚」。 

478173_3388009159252_1029010693_o

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?

看看這幅網路轉載的圖片吧!

30995_445628302166425_1210814169_n  

Ken Robinson在TED最著名的演講,就直指「學校扼殺了創意嗎?」(影片)。

在標準答案的預設之下,傳統學校的老師,不得不限縮了孩子的創意空間。

在分數名次的框架之下,傳統學校的老師,只能以OX分數來回應孩子的表達。

在「沒有標準答案」、「沒有分數名次」之後,老師、家長和孩子才有可能認識真正的學習、真實的教育。

而這也正是人文適性教育一直在努力的事情……

人文國小娃娃國的一天:拼音 (2012.11.19)

歡迎分享:

人文國小娃娃國的一天:拼音 (2012.11.19)

*人文國小娃娃國的其他天*

*人文知音摘要*

教育,究竟是要讓孩子學會?還是要把孩子考倒?

聽朋友說他們的孩子,前十週就要把注音符號從認識教到拼音,甚至還要能用注音符號寫出一篇文章,然後在第十週考試之後,就再繼續教文字。

無論是100分還是10分,朋友的孩子接下來都是面對相同的進度。

在人文國小,讓孩子學會是基本概念,依孩子不同程度進行分組協同教學,更是習以為常的事情。

從上學期開學,先讓孩子喜歡上學,再逐步從古文字讓孩子對文字產生興趣,運用兒歌讓孩子認識更多文字,接下來運用類比和聯想,讓孩子認識注音符號,再來才進到拼音,並且持續地和文字做聯結。

根據綠豆回家的描述,老師先用注音拼成了一篇兒謠「搭飛機」,一步一步地帶著孩子唸出來。

374489_3365996728955_915970711_n

接著配合文字,讓孩子將注音符號和文字聯結在一起。

綠豆說:「只看注音符號還蠻難的」,我也這麼認為。

68357_3365997288969_478589298_n

學習單的份量恰到好處,讓孩子藉由動手寫作,將所學從視覺、聽覺、體覺同步記憶進來,但又不會重覆多到讓孩子失去興趣。

532270_3365997968986_981787140_n

朋友的孩子說他最喜歡的是「下課」,在人文國小,下課真的就是另一堂課,孩子可以自由的選擇想做的、想玩的、想互動的!

559309_3366015049413_915924799_n  

人文國小娃娃國的一天:回家作業 (2012.11.13)

歡迎分享:

人文國小娃娃國的一天:回家作業 (2012.11.13)

*人文國小娃娃國的其他天*

*人文知音摘要*

很多朋友「以為」人文國小是一間沒有考試、沒有回家作業的學校。這,只能說對一半。

人文有考試、有回家作業,只是如同人文強調「回歸教育的本質」:考試的本質是什麼?回家作業的本質是什麼?

先定義清楚WHY (為什麼要考試、為什麼要有回家作業),再來談HOW (如何考試、如何規劃回家作業),才能讓考試和回家作業是對孩子有幫助的。

2012-11-12_01-30-56_740

藉由老師幫孩子整理的第一學期學習檔案,我們可以瞭解孩子在學校裡完成的作品;而回家作業的彙整,則讓我們可以看到孩子學習和成長的脈絡。

娃娃國的回家作業,名稱為「學習日誌與家庭聯絡單」:一張A4紙分成正反兩面,正面上半部是當天進行的課程活動,以及一幅聯想作業;下半部則是親師互動的空間,老師註明近期活動,家長則可以提出回饋。

這是綠豆開學第一天的回家作業:

2012-11-12_01-14-54_935

右上方的「圖畫想想」,從簡單的圓形開始,每天有不同的形狀,讓孩子習慣發想創意。

2012-11-12_01-16-00_063

生活自理的能力,也轉化為主題活動。

2012-11-12_01-19-57_388

回家作業的背面,在學期的剛開始,也是創意聯想的發揮,「一枝鉛筆讓你聯想到什麼」?

我過去教青少年和成人使用心智繪圖 (MindMapping),讓創意可以沒有侷限地擴散,從綠豆的作業,我看到異曲同工之妙。

2012-11-12_01-16-58_549

有朋友誤以為人文「不教」注音,這實在是很大的誤解,人文強調的教育內容,和教育部公告的九年一貫課綱相符,只是人文用更「人性化」的角度,將九年一貫課綱的內容打散重組,並採取「有機體學校」的理念,提供更彈性、更適性的教學分組與進度。

以注音符號為例,回家作業並不太強調注音符號的「書寫」,而是讓孩子自己想 (也可以跟家長討論),這個注音符號在哪些字詞當中會被使用到。

如果說文字是一項工具,那注音符號只是工具的輔助工具,重點還是要回歸字詞上,才是真正的注音符號學習。

2012-11-12_01-23-50_018 

孩子的回家作業,也不僅僅是孩子自己的事情,像綠豆畫完後,會請我們幫他註記文字,寫回家作業,是一件快樂的事情,沒有壓力、無需督促。

2012-11-12_01-22-45_577

拼音,也從實用面回推,當不同的聲母ㄅㄆㄇㄈ,遇到相同的韻母ㄚ,會變成哪些字詞呢?

2012-11-12_01-26-57_341

回家作業的背面,有時也會有數學題目,還有讓孩子自我評鑑的欄位。

2012-11-12_01-21-04_815

在練習注音符號的書寫上,搭配童詩讓孩子朗朗上口,書寫上也不會要求孩子寫到跟印刷體一樣,只要孩子寫的出來,不會把ㄌ寫成ㄉ就好啦! (就算寫錯也不會被罵,只要再帶著孩子觀察兩者的差異即可)

 

2012-11-12_01-29-17_113

回家作業也像闖關,綠豆還會要求我們擔任關主,讓他可以完成兒歌唸謠的任務。

2012-11-12_01-27-57_399

從兒歌歌詞,認識文字和旁邊的注音符號,並藉由回家作業讓孩子自我評鑑,讓孩子提升「我能感 (I CAN)」,並在唱兒歌的過程中,學會了更多複雜的文字。

綠豆很喜歡自評「按讚」,那個大姆哥也愈畫愈大支!

2012-11-12_01-25-07_295

綠豆經過一個學期,自己統計出完成回家作業的時間大約在15分鐘左右,這也符合人文國小對於「回家作業」的設定:『家庭中的親子時光和互動,才是最重要的回家作業!』

人文國小娃娃國的一天:轉班!? (2012.11.8)

歡迎分享:

人文國小娃娃國的一天:轉班!? (2012.11.8)

*人文國小娃娃國的其他天*

*人文知音摘要*

傳統的小學,每兩年就會重新編班一次,家長們也常無奈地開著玩笑說:「每兩年就要燒香拜佛一次,以求孩子可以被分到一位好老師的班級。」

傳統的教育體制對老師的設定與要求,就是要老師「管理好自己的班級」,面對一個班級2、30位孩子,卻只有一位導師時,很難不採用集權或軍事化的管理,因為「快又有效」。

然而面對每個孩子不同的能力時,集權或軍事化的管理,往往成了扼殺孩子創造力和好奇心的元凶之一。另外當孩子有個別化的需求時,現場老師也礙於人力,並無法提供即時或個別化的協助,只能採取忽略或是壓抑的方式。

其實不只孩子有不同的能力和需求,每個老師也是如此獨特,可能有的老師在藝術領域擅長、有的老師在語文領域擅長、有的老師體能運動則是一流……

教育,原本該是提供孩子最適當的環境和資源,簡單來說,喜歡藝術的孩子交給擅長藝術的老師、喜歡語文的孩子交給擅長語文的老師、喜歡運動的孩子交給擅長運動的老師……

真的很簡單的概念,在傳統學校卻很明顯的被忽略,除非所謂的專科老師,否則學校將導師和學生,都預設為一樣、平均的,沒有個別差異、沒有個別特色、沒有個別需求。(即使專科老師,在課綱和進度的要求下,也不見得可以發揮所長)

人文適性教育系統,強調回歸教育的本質,除了推動「家長合夥人」,增加教學現場的人力之外;更推動「用全校的老師照顧全校的孩子」,以有機體學校即時應變的模式,機動調動孩子所處的學習環境、以及老師的職務和角色。

這需要學校、老師、家長和學生四方的彼此信任與默契,摒除過去以學校本位、教師本位,試圖用有效管理的方式進行教育的方式,而改採「以學生為中心」的模式,看進孩子的需求、配合孩子的發展、調動所有可用的資源,「讓跑得快的孩子跑得更快、讓跑得慢的孩子慢慢跟上」。

因此在人文的教學現場,學生的班級 (在人文稱為家族) 的流動、老師的轉換,就是一件習以為常的事情了。在變動的背後,都有來自於全校教師團隊的討論與溝通,以專業的判斷所做出的決定。

406883_3332927622248_1972535804_n542959_3332927782252_914915890_n

在第2學期開學的第一天,娃娃國 (人文國小一年級) 的學生就有了部份的調動。

前面有提到人文「用全校的老師照顧全校的孩子」,因此儘管娃娃國分成兩個班級,但多數的時間以及大部份的課程活動,兩個班級的四位老師都是相互輪動與支援、兩個班級將近40位孩子也是依能力和程度機動的分組,因此孩子們彼此都是認識的,和娃娃國的四位老師也相當熟悉。

同時在第2學期也有由其他班群調來娃娃國的老師,對於孩子們來說,都是相當歡迎與期待的。

以我身為家長的角度,我認為「有機體學校」的做法才是教育的常態。

因為教育絕對不是要孩子在兩年內,只能侷限於某一位老師的帶領,而別的老師都無法接手,教育也不是要孩子只能認識自己班上的同學,和別的班級還要相互競爭…

教育本身在傳遞的,也不只是課本的套裝知識,而是藉由教育制度的革新,讓孩子沉浸在充滿變化和彈性的友善氛圍當中,我相信這樣才能讓孩子對於萬千變化的社會和世界,擁有足夠的應變能力與穩定的自信!

人文國小娃娃國的一天:秋假分享+數學秘密 (2012.11.9)

歡迎分享:

人文國小娃娃國的一天:秋假分享+數學秘密 (2012.11.9)

*人文國小娃娃國的其他天*

*人文知音摘要*

今天一早老師帶著孩子進行秋假的回顧與分享,聽聽別人的假期回憶,也重新複習了時間的概念。

395145_3335635569945_389906955_n 

分成不同的小組,老師也分享著自己的秋假記錄。

381941_3335636849977_848406774_n 

娃娃國的秋假作業說明為:

親愛的小孩:

要準備放秋假囉!有兩個禮拜的時間不用來學校上課,你打算怎麼利用這些時間呢?請和你的家人一起討論,把你們的秋假生活記錄在「秋假記錄本」中吧 (用寫的或用畫的都可以喔)!

我猜這樣的秋假作業設計,跟人文強調放學後的「家庭作業」,就是好好的過「家庭生活」,如果放假還要進行認知學習、或是完成所謂的主科作業,那怎麼算是放假呢?

68213_3335643130134_2084742623_n 

昨天進行了語文的「秘密」(學習能力評量,傳統認為的考試),今天則進行數學的「秘密」,一樣是老師和孩子之間的秘密。(標題真的就是寫「秘密」耶!)

人文的教育系統,一二三年級以語文為主、四五年級才以數理為主,這是配合孩子大腦的發展歷程,到大約10歲 (四年級) 前後,抽象思考的能力逐漸完備後,再進行數學當中的符號學習,才能達到事半功倍的學習成效。

因此看這張秘密卷,大人一眼可以瞭解這是組合和分解,也就是傳統教的「加法和減法」。但如果我們假裝我們的頭腦只有6、7歲,是這樣的圖示容易瞭解?還是寫成算式 (  )+2=6 容易瞭解?

我們希望孩子擁有的,是對於數學的真正瞭解、真實能力?還是訓練出一個解題高手?

542579_3335644570170_1321293960_n 

看到上面的秘密卷底下,是由我的母校”之一”,中央大學數學系所設計的「子由數學小學堂」列印出來的。(感謝中央數學把我二一,不然我就不會遇到綠豆粉圓媽,就不會有綠豆粉圓的誕生了…)

背面則是要找老師闖關,第一題是拿2張拉密牌組成2位數的數字,接著用數棒組合成這個量 (數與量的對應),同時也觀察孩子,是只用單顆的”小白” (每顆代表1) 組合?還是會利用代表5、代表10的數條來配合 (集合的概念)。

第二題則是抓一把錢幣,將它畫在紙上,並且計算有多少錢。這是相當生活化的2位數加法,也因為台灣的錢幣和計數都是有10進位的概念 (雖然還有5元,但2個5元可以組成10元),因此錢幣是很好運用於數學教學的教材。

60650_3335644810176_762677716_n 

我今天一早忙東忙西,習慣在離開學校前跟綠豆打個招呼,想說他今天怎麼都不理我,回來看到家長分享的照片後,才驚覺我誤闖了「秘密基地」呀!

孩子們都很認真、很專心的在面對大人定義的考試,展現自己對於學習的強烈企圖心,真的很感謝人文娃娃國幫忙我們保留住孩子的真實能力!

2012-11-09-11-40-45_photo  

人文國小娃娃國的一天:外澳沙灘尋寶 (2012.11.9)

歡迎分享:

人文國小娃娃國的一天:外澳沙灘尋寶 (2012.11.9)

*人文國小娃娃國的其他天*

*人文知音摘要*

原訂上學期最後一天要舉辦的沙灘尋寶活動,因為天候的關係延期到今天,下午娃娃國出動了五位老師、八位家長、十台車子,將所有的孩子帶到外澳沙灘。

配合正在進行的注音符號主題,孩子們就是以注音符號來分隊,我這一隊是「ㄋ隊」,唸起來還真不習慣呢!

老師先說明了今天的沙灘尋寶流程及規則,並且以簡單的哨聲代表集合與蹲下。

2012-11-09-13-45-40_photo 

外澳沙灘又大又廣,然後外面就是藍藍大海,孩子們不會失心瘋的衝去海邊或跑不見嗎?

事實證明,只要大人們事先告知,而孩子們在長期被信任和被尊重的環境下,不需要和老師進行權力鬥爭時,孩子們是很清楚地知道界限、也有足夠的能力控制自己的行為的。

2012-11-09-13-46-55_photo 

每一隊可以在沙灘上任選一處作為藏寶的地點,用兩條童軍繩打結後圍成一圈,將四張紙做的拼圖埋進沙裡。

2012-11-09-13-50-59_photo 

在沒有工具的情況下,孩子們要想辦法突破下層較緊實的沙子。一開始,ㄋ隊的溝通很像在吵架,五個人十隻手都在同一個地方挖沙,一下誰弄到誰、一下挖的洞又被別人的沙給蓋住了。

我在旁邊觀察、但不介入,於是孩子們使用各種溝通技巧:大聲、命令、要求…,最後發現,分工合作才能繼續進行,還蠻妙的過程。

2012-11-09-13-51-34_photo 

藏寶時間終了,大夥集合抽籤去挖別組所藏的拼圖,忽然發現,原來尋寶如此困難。

尋寶過程也很妙的是,有孩子會到別組去放假消息,說拼圖藏在哪個地方;也有的孩子會幫忙別組的挖拼圖。

ㄋ隊又重演一次溝通的戲碼,只能說這隊孩子的口語能力都很強。

2012-11-09-13-56-16_photo 

找到4張拼圖的,就可以跟老師領取禮物 (孩子們自己選的飲料和餅乾);最後沒找到全部的,老師用猜拳的方式讓孩子過關。

點心吃喝完之後,孩子們繼續自由的玩。

玩,就是童年最重要的事!

2012-11-09-15-17-42_photo

人文國小娃娃國的一天:期中考!? (2012.11.8)

歡迎分享:

人文國小娃娃國的一天:期中考!? (2012.11.8)

*人文國小娃娃國的其他天*

*人文知音摘要*

結束2週的秋假,今天是人文國小第2學期的開學日,綠豆早就期待開學 (雖然有點捨不得不能24小時跟媽媽在一起,但上學的動力勝過一切),於是昨晚千交待萬交待,今天一定要準時到校,只是我們全家睡醒時就八點了,又遲到了啦!

因為今天我在優幼親子共學部落忙著大掃除,就沒有進班看看這開學第一天做了些什麼事,直到放學才去接綠豆。

一上車,綠豆就很開心地跟我分享今天的趣事:

像是兩個班級 (粉紅屋、藍綠屋) 的孩子有調動,誰到了隔壁班?誰來了這一班?…

然後藍綠屋來了一位新老師…

今天選打掃長 (綠豆最想擔任的職務),他以2票對9票「差一點點」就選上了…

還有同學生日,大家一起慶生吃蛋糕…

還好人文提倡「家長合夥人」,在娃娃國現場的媽媽,很貼心的幫忙拍照和記錄,讓沒有進班的家長,可以更瞭解孩子在學校的生活。

這是讓孩子在學校自己填寫的「課程選修志願序」,和上學期時間規劃的設計一樣,讓孩子擁有選擇和自主的機會。

523492_3332935022433_1865601855_n  

接著讓我驚訝的是:疑?這是考卷嗎?人文也有期中考?!而且我們都不知道?!

68251_3332944462669_1174559911_n545372_3332944822678_927116010_n

557580_3332945422693_143323635_n3472_3332945262689_1086163174_n  

經拍攝家長的同意,我轉載她的文字記錄:

今天下午,老師把孩子們分成三組,三組依照程度有不同的題目單,看起來是進行測試 (像考試吧)。

但是老師說:「這是小祕密時間,大家不可以把自己寫的給其他人看見喔!」

孩子們分開坐,不能看互相的單子。

有孩子問了:「老師我們要考試嗎?」老師神秘的回答:「不是,是秘密時間!」

有孩子說了:「我要考一百分…」老師笑笑的說:「沒有打分數喔!只是我們之間的秘密。」

粉紅屋這一組的題目是:

第一題:比如老師念了1號是ㄇ…你就要在ㄇ下面寫上1 …以此類推

第二題:圈出老師念的音,比如老師念「小」,你要選出ㄒㄧㄠˇ 或是ㄒㄧㄠˋ哪一個

第三題:老師念一個字,請拼出它,比如老師念「傑」,你空格要寫ㄐㄧㄝˊ

第四題:看圖案,看看你寫出現在在做什麼

第五題:找一本書,寫出你認識或想寫的字不拘字數

以上五題,老師特別交代:「不會寫沒有關係喔!就空著,不用亂猜!」

另外我有問了老師最後一題的用意。老師說其實是看一下大家書寫上的動力。

就看孩子們寫完之後,都開心的交卷,然後開心的去玩角落去了…… 

 

許多人問我為什麼會讓孩子進入人文國小?因為這間學校和我對教育的想象,有太多的相同之處。

以「考試」這件事情為例,我自己當年求學時,考試並難不倒我,通常我只要前一天晚上熬夜K書,帶著最新鮮的暫存記憶進到考場,基本上分數都還不錯,甚至自己還有很多套猜答案或逆向推算答案的技巧。

但考試結束之後呢?所有的知識我也就忘記了。有時常開玩笑的說:「分數低的人,是考試之前就忘記;分數高的人,是考試之後才忘記」,但…還是忘記了呀!那花那麼多時間,進行「所謂的學習」,意義又在哪裡?

當了父母之後開始思考「考試」的意義與價值,並不想讓孩子跟我當年一樣浪費青春年華。


我個人傾向「用評量代替考試」,而且應該是隨時都在評量,一堂課當中可以評量、課程結束可以評量、一段期間過後可以評量…

但評量並不限於「紙筆作答」,有太多的方式可以進行。而評量也不見得要有分數,更不需要把每個人的評量成果公諸於世,評量只是讓老師知道每個孩子學習狀況的工具之一而已。

從今天的「評量」可以看出,它的確是老師和孩子之間的「秘密」,老師可以從當中,瞭解孩子對於注音符號的熟悉度,以及書寫文字的動力。

而且因為沒有事先告知,所以孩子也沒有提前準備,反映出來的就是孩子最真實的學習狀況。

接下來,就是老師因應孩子不同的程度,進行教學上的分組和資源環境的提供。


反觀傳統學校的考試,前幾天我才和幾位家長聊到,為了期中考要有好成績,所以考前五週就每天小考,然後為了小考的分數要高,要孩子寫許多的測驗卷。

我並不相信如此的做法,對於孩子的學習動機有任何助益;我也不相信這樣的考試,可以測出孩子真正的學習狀況;更別說考試之後,也很少聽到老師因應不同程度的孩子,進行差異化的教學。

那麼家長如此要求孩子重視考試,究竟為什麼呢?

 

回歸到教育本質、回歸對於孩子的信任與尊重,才是教育的關鍵吧!

Page 1 of 5

Powered by WordPress & Theme by Anders Norén